博望区人民法院欢迎您! 今天是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手记随笔
心之所向,无问西东
作者:汪青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17 15:44:53 打印 字号: | |

 近来,又冒了几根白发,头发有日益稀疏之感,肩周炎、颈椎疼痛的频率越来越高,甚至觉得法令纹也变得清晰了。什么青春热血,除了苦闷似乎也没什么了。

 一夜间,到处都可以看到“心之所向,无问西东”,我知道它要说的是俗套的家国情怀、青年的拼搏与挣扎,可是当我看到沈光耀从空中冲向海面的敌舰,撞出漫天的火光、看到要"对自己真实"的苦闷,还是免不了为这俗套动容掏纸巾。“静坐听雨”、防空洞里中对知识的敬畏,也带着烽火岁月浪漫,忍不住问,我们如何真实的对待自己的心。

这似乎是一场真实的拷问。真实是什么?梅贻琦说,“真实是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做什么和谁在一起,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”

真实大概是在前途迷茫追索中,从来没有好与坏,以文载道也可以做到最好。

 “最好的学生读实科”,难道那个爱着国学、诗词的不是最好的自己?吴岭澜在面对学业的抉择时摇摆不定,这是处于时代洪流中,每个青年都有的困惑。是做别人认为的最好、还是做最好的自己,我们似乎是在无聊中困顿、纠结、不安现状, 将自己圈起来隔离起来。这世间最不缺的大概就是“无聊”的青年了,王守仁同志当年就搬个小板凳看了三天三夜的竹子,也没格出圣贤之道,反倒是被贬后,开开荒、种种地、打打土匪,在龙场悟道悟出了心学。大概我们都需要一点“灵光乍现”、或是“晴天霹雳”来震醒恍惚的生活。

 震醒吴岭澜,不仅有老师梅贻琦的劝导,也有泰戈尔 “对自己的真诚”的演讲。“林小姐人艳如花,和老诗人挟臂而行,加上长袍白面、郊寒岛瘦的徐志摩,有如苍松竹梅的一幅三友图。” 红颜白发相映成趣,好一副羡煞旁人的“松竹梅”三友图,众前辈在台上那淡定从容的身姿成了他心里的灯塔。对自己真诚没那么难,战争的磨难,教学的艰苦,都未曾改变他泰山压于顶、从容不迫的心态,而他也影响着自己的学生沈光耀。

 真实是管什么锦衣玉食、翩翩公子,我只愿不负韶韶芳华,在黑夜里绽放出微弱的光。

 “这世间不缺完美的人,缺少的是从心里往外的真心、正义、无畏、同情。”这一句话,让沈光耀眼中的火苗燃烧了数十年。亲眼目睹民风淳朴的小镇被轰炸,卖面的阿山惨死……唤起了他的无畏、同情,不为功名利禄,毅然踏上了一条追寻真心的路。只是那碗莲子汤再也熟不了了,对得起孩子们对“晃晃”的喜爱、对得起战友的信任,对唯独母亲只有那声“对不起”。

他便是鲁迅笔下,那抹正义、无畏的光,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” 纵然没来得及去体会被爱的喜悦,还没好好的看看这世界,那点亮火炬的萤光,呵护了一群孩子,那其中,就有陈鹏。

爱情是火光还是寒冰?真实的是哪怕你枯败如秋天的落叶,我待你的心一如既往,纯粹的像雪花膏。“人为什么不能变”,许伯常想变,淑芳在偏执的不能变中终结了悲剧的一生,也让一朵盛开的花枯萎。爱别离、怨恨生,哪怕你为了梦想背弃了情义,我也愿独自承受这罪责,只是还未盛放的感情如同手腕上的那滴血,来的快散的也快。“我不在乎你变什么样”,所有的人都负你、侮辱你、嫉妒你、伤害你,他们把你变成最丑的样子,可在我心里,你永远都是最美的模样。行走在黄沙漫漫中的敏佳,生命的烛火摇摇欲坠的陈鹏,也许他们终将被冲散,但照亮彼此的光,却永远都不会熄灭。

真实是真心与真性,哪怕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我也要坚持向善如初。李想认为敏佳不真实,一念间害“死”敏佳,在悔恨中,带着陈鹏的忠告“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,对活着的人好一点。”为了救助同伴而死,他将这句话留给了同伴夫妇,而他们的儿子——张果果,正是因为这句话和父母的支持,选择面对真实的自我,不与世俗同流合污,坚持了从一而终的善良。

  “倘若有了炬火,出了太阳,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,不但毫无不平,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,因为他照了人类,连我都在内”。这是一点点荧光燃起炬火的故事,学业、家国、爱情、善良都是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 如何活出真实的自己,大概就是行己所行,爱己所爱,心之所向,无问西东。

责任编辑:博望法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