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望区人民法院欢迎您! 今天是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手记随笔
平凡一日
作者:王若青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26 16:47:46 打印 字号: | |

引擎的声音渐渐熄了,原本寂静无声的院子里忽然有了人们走动的声音。我知道,是他们来了。

最初的几分钟,他们是很安静的,除了打开柜子、拿取案卷的声音,再没有别的了。但是,很快,这房间就变得喧闹了。

“当事人还没回复吗?那我再跟他确认一下调解的事吧。”

“被告人的赔偿款汇来了吗?”

“检察院和辩护人的出庭通知书都送了吧?”

……

他们总在说话,少有彻底安静的时候。要么是对着话筒说话,要么是和来这儿的人说话。短促的电话铃声裹着键盘敲击的声音,是这段喧嚣日常的背景音。

“叩、叩”。

两声又短又急的敲门声。

来的人很急,刚一进来,就往最里面的那张桌子旁边一站,把想要说的一股脑地向外倒。

“施庭长,关于上次你说的调解的事情,我们回家以后商量过了……”

施法官见到来人,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,转向他,静静地听着。起初,她表情严肃,眉毛压得低低的,但是随着来人越说越多,她的神色也轻松了起来。“既然你们同意这个调解方案,我这边就来联系另一边当事人,尽快把这个问题解决。”她说着,拿起电话就按了一串数字,对面的人也很爽快,三言两语就说完了。

“他们赶过来需要时间,这样吧,你们明天上午十点再到我们院里来,双方把调解协议签一下。”施法官挂断电话,又跟来人说。

书记员小俞急忙出声:“明天上午十点要开庭呢!”

施法官一愣,又一笑:“哎,瞧我,忘了。”她皱眉想了想,“那你们九点来吧。”

来人答应下来,又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
办公室里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,门又被推开了。

年纪轻轻的张法官抱着一摞沉沉的案卷走进来,笑着说:“一大早就送来的大礼包。”

“什么案件?”

“故意伤害的。”

“被害人伤情怎么样?被告人都赔偿了吗?……”施法官一边问,一边把案卷接下来翻看。张法官把大概的情况介绍了几句,打了声招呼,“我先回去了,有个当事人马上过来,要做调解的。”

她都走到门口了,又转回来,走到奋笔疾书的书记员小王旁边:“上次宣判的案件,被告人上诉了吗?”

“没有,宣判的时候你可是给他上了堂刑法课哎!看来这课讲得好,他是真听懂了。”小王一边答一边笔下不停,“我正做材料呢,下午就去交执行。”

“那行。”张法官应了,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忙了。

几声又短又快的敲击声,门开了,书记员小曹还穿着制服,探进来半个身子,笑眯眯地问:“有没有要送的材料啊?”

小俞正埋头整理案卷,听到这话立刻抬头说:“有有有!你等等!”

小王也忙不迭地在案卷里找起材料,一边找还一边问:“检察院和公安局都去吗?司法局去不去啊?”

“有材料我就去咯。”

小俞也笑:“你要是去,我们就有材料!”

小曹拿着一沓材料走了。

法袍都没来得及换下的邓法官紧跟着就进来了:“施庭长,陪审员正好还有时间,我们到那边调解室把上周的案件合议一下吧?”

“行。”施法官干脆地放下笔,跟着她出了办公室。

房间蓦地又静下来了,只有纸张被翻弄的声响。但我知道,很快,这屋子又会热闹起来的。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这不,电话铃又响了。

时间被这一声又一声的铃声催促着,走得飞快。我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的,就到了下班的时候。

检查完了,小俞路过我身边,伸手把我的电源给摁了。

门被锁上了。

但隔着门,我还听见法官在问:“小俞,明天下午没庭吧?我们俩得去看看那个健康权纠纷的现场!”

又一天结束了。明天,大约还是这样吧。

 

我闭上眼睛,等着明天钥匙转动锁眼的声音,等着陪他们一起,再一次度过平凡却又热闹的一天。

责任编辑:博望法院